第七讲 丰宁生态事关国家生态安全 和未来县域发展

第七讲 丰宁生态事关国家生态安全

和未来县域发展

 

第一节  丰宁在京津冀及首都地区生态安全上的战略位置

由于华北生态系统相对独立于全国生态系统,突出了丰宁在京津冀地区和首都生态安全上的重要位置。“北京是心脏,河北是胸膛”、“河北的生态重点在张承,张承的生态核心在丰宁”是丰宁生态重要性的真实写照。丰宁“一县连两市”,与京津共属于同一生态流域;丰宁泛坝区域附近是潮、滦、白等河流的发源地,是华北的“三江源”;丰宁是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的核心区,堪称“京津塘第一水塔”。该地区已经是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区,丰宁的森林植被为京津涵养水源、保持水土、抵御灾害、净化空气、改善气候、固碳送氧、生物多样化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滦河源--界碑梁

                 京津冀地形图

     

(注:北京元大都中轴线与蓝旗元上都中轴线为同一线)

 

 华北三江源区和北京中轴线

以北京为中心的环北京生态系统存在于全国大生态系统之中,同时具有明显的独立性。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教授王如松认为:京津冀北地区是一个由坝上生态屏障、燕山、太行山水源涵养地、下游九河末梢湿地、北京湾平原以及滩涂海湾组成的一个完整的流域生态系统和大气污染物敛散的生态单元。在这个生态单元中,明显的分为东南西北四个生态分系统。京北生态系统范围为:由北京中轴线向北延长至河北丰宁与赤城两县交界的京北最高峰东猴顶附近,以此线为半径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划弧线所形成的扇形区  域,包括北京的怀柔、密云、延庆三区县,河北的丰宁、赤城两县及滦平县部分区域,面积为2万多平方公里,主要为潮河流域。其生态核心区为以东猴顶为圆心的400平方公里,该区域为京北最高处,滦河、汤河、黑河、潮河四条河流发源地,以沿坝山峰为分水岭,分水岭西北水流入滦河系进入津塘地区,分水岭东南的汤河、黑河、潮河合并入潮白河系,流入京津地区。京北生态系统是北京建城和定都考虑的重要因素,丰宁燕山与内蒙古高原形成的山岭(坝)为京城地理文脉与水脉,密云水库建成后,该区域又成为北京重要水源地。历史上该区域曾植被茂盛、水源充沛,后因人类过多活动,特别是近代人类的活动,使该地区生态系统遭受一定程度的破坏,生态系统功能降低,表现最为明显的是河源水流量减少、支流减少、源头下退、部分地区水土流失严重、局部洪灾等。

66.png

中化绿色生态线


67.png



胡焕庸线

 

即中国地理学家胡焕庸在1935年提出的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后因地名变迁改称黑河腾冲线。根据作者当时的计算与分析,在此线之东南,全国36%的土地,养活全国96%的人口。反之,在此线之西北,在全国64%的土地上,只有全国4%的人口。 这条线影响深远,后被引用为中国经济分界线、文明分界、民族分界线、农牧分界线、地理分界线、景观分界、地震分界线等,其实这条线是中国早就存在的生态分界线,而当时没有卫星这么先进的手段,现在通过谷歌地图一目了然。从生态上讲,中国的版图不是羽翼丰满、色彩绚丽的雄鸡,她后背秃、脖子少毛,西北不适合人居,中国版图少半绿多半黄,中华民族的生态安全堪忧。这个线是中华民族的生命线,什么时候也不能断,而们丰宁就处在这条线上,这条线要不断向西北拓展才行。

00.png

68.png

丰宁地处中国要挟两线交叉区

加强对该地区的生态建设与保护已经势在必行。


第二节、国家对丰宁的战略定位

2008年7月《全国生态功能区划》承张两市列为京津水源地水源涵养重要区。2010年12月《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在国土空间开发格局已将丰宁列入浑善达克沙漠化防治生态功能区,是京津地区的重要生态功能区,确立为优化开发区。

 

2014年2月26日后,习近平总书记力推京津冀协同发展,将承张两市列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丰宁是当然的核心区。

 

 

 

 

从谷歌地图上看,仅张承地区的绿色拱卫京津唐城市群

 

第三节  坚持生态立县战略是历届县领导班子和丰宁人民长期探索的结果

 

回顾自治县建立以来丰宁寻找发展定位的历程,我们进行了多次的有益探索。由李景华书记、王珽玖县长时期的林牧战略开始至今,先后经历了牧矿主导战略,牧矿水战略,种稻菜、草牛奶、杏扁桑、发展生态农业,到工业经济强县、农业特色大县、生态旅游名县,到两速增(山川增绿,农民增收)一推进,再到四县战略(生态立县、文化活县、旅游兴县、开放强县),再到跨越发展、绿色崛起、建设文化旅游与绿色产业高度融合的国际旅游名县,到“两个大任务(生态建设和脱贫甩帽)五篇文章”。29年来的9个发展定位足以证明了丰宁探索发展之艰辛,但总结归纳起来,每个发展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脱离“生态”这个灵魂。生态是丰宁的“黄金点”,生态可以做为统领丰宁建设各个方面的一个“提纲”。丰宁未来发展应立足于“生态丰宁”,基于我们独有的生态资源禀赋生产特有的生态产品,不断拓展生态产品市场,变生态优势为经济优势。

 

第四节 丰宁生态考古

辽代至清乾隆年间,坝上为天然草原和森林,坝下为林海,野兽出没,大阁附近森林覆盖率近90%,1900年前摆渡船可直达大阁。1907年丰宁种植水稻。小坝子沙坨子出土康熙九女固伦温宪公主封地马场界碑,可以说明小坝子当时的水草丰美。

丰宁清初归内务府管理,主要供应京师粮米、木材、野味及军用马驼;安置“上三旗”兵丁。康熙初期置围场(俗称西围);

清朝以来丰宁森林覆盖率降低的主要原因:1、清内务府木材需求;杨木旗为内务府供应杨木槽(喂马用)、杨木杆(支军帐)、伐元木(建筑用); 2、清跑马占圈旗人进驻丰宁后人口增加,建筑用材、毁林开荒、山火等;3、民国至建国前的战火、山火;4、建国后建用材、大炼钢铁;5、80年代的出口、乡镇企业(木材加工、木削片厂)、村级集体收入等。

 

第五节  基于生态基础上的丰宁定位

 

 

北京大学于希贤教授关于丰宁地理文脉示意图

 

生态是丰宁存在与发展的基础,要坚持“生态立县”战略不动摇。

丰宁生态与京津关系密切,是华北三江源、京津塘第一水塔、京津水源涵养功能区的核心区,生产更多的生态产品是功能区的主要任务;

丰宁是大都脊背,是北京的父亲山、母亲河所在地,是北京的后花园(生态休闲旅游地)、生态产品供应地、康养基地,是北京未来发展的重要后延区。

丰宁应走出一条生态为基、文化为魂、产业融合发展的生态经济之路。

 

 




技术支持: 思琪建站 | 管理登录